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岚网易博客

 
 
 

日志

 
 

故园情结1·雨夜惊魂【原创】  

2009-08-26 14:54:56|  分类: 故园情结【散文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若岚  

 

 寒食扫墓到家乡  土坯墙  木格窗    半张蛛网   无语诉凄凉

老树虬枝还依旧  枯草密   鼠蛇藏

荒芜小院满沧桑  感心伤  泪汪汪     残垣旧址  难见我爹娘

满腹辛酸谁与诉  轻抚碑  嘱安详

今天回乡给父母扫墓,颇感辛酸,唯有焚烧纸表,寄托满腔思念。此作若岚洒泪而作,几次搁笔饮泣;每次梦回故园,皆可清晰看见父母忙绿劳作而温馨幸福的画面,此番面对亲人去后那残垣断壁的旧址,怎不伤情?养育之恩,永难报答......子欲养,而亲不待,这是人生最大的悲哀!父母在的时候,常回家看看,不要借口太忙,留下终生遗憾......

                                                                                                                                           ——题记

 

一,农家小院

     

        这是一户殷实的家庭,女主人的辈分较大,几十户人家的村子里,几乎所有半大的小伙姑娘都喊她新姨。新姨中上等身高,较瘦,貌似电影演员李玉梅。为人处事精明利落,见人不笑不开口,尤其对待老人和小孩,更是少有的慈爱,所以深得村里人的好评。

        在那物质生活比较贫乏的年代,人们的生育观念还没有更新,每个家庭都有多个子女。特别是农村,以至于劳力少,张口的多,几乎家家都有青黄不接的断粮日子。而新姨虽说家庭人口也不少,因为以女孩子居多,人小,饭量更是很小,更何况,孩子的父亲是吃公家饭的,每年给家里也拿回百八十块,所以未曾出现过断粮的艰辛,小日子也过得很滋润。可总有一些本家,或者同村的侄子侄女,磨蹭到她家里,红着脸喊声新姨,我饿了。新姨都会笑嘻嘻的拿掉那个油光发亮的大瓷盆上的木头盖子,拿出一个或者两个灰黑色的冷馒头,递给来家的孩子......

        每年的夏天,新姨家前边的院子就成了婆娘媳妇孩子们的欢聚场所,因为她家的院子很大,不但有漂亮的门楼,而且宽敞干净的门道还连着柴草码放整齐的柴房,柴房的外侧则是两株正当壮年的枣树和一棵周长一米五左右的大春树,而东半边的院子则什么也没有,光秃秃的,只在空中绷着两道晾晒东西的铁丝,那时候根本没有水泥之类的东西,所以,院子都是土质的,大人们坐在枣树的浓荫下,边说笑边忙碌的或纺棉花,或纳鞋底子,或者拐线,或缠梭子(织土布用的),或打筒(也是织土布用的一种) ......而孩子们不知道热,个个汗流满面的在太阳底下蹦啊跳啊笑啊,那种欢喜的场面,总是令人很难忘的。而一些左邻右舍的男人们,则是蹲在她家大门外东西两侧,同样高大茂密的槐树或者春树的下面,议论着刘邓路线或者苏联和我国为什么断交 ,要不然就是昨晚饲养员牛蛋给旱烟袋里边装了弄碎的干马粪,被爱占小便宜的白日鬼当烟丝给抽了......  

        到了傍晚,新姨也和其他的村民一样,从棉田捉虫子回来,交给已经七岁的大姑娘燕子,嘱咐她给瓶子里灌点水,别让虫子跑出来,好等第二天早上给后院的鸡们当早餐吃,而燕子总是腻歪的咧着嘴巴,一副磕碜的样子,拿装虫子的瓶那只手伸的远远的,头扭到一边,放到窗户开在后院的厨房窗台上。

二,雨夜惊魂

 

       傍晚,燕子按照母亲的吩咐拿把扫帚把前院打扫干净,放上苇席,给四围用锨把、扫帚、锄头、䦆头等支起来,铺上那床深蓝色里子,小红格子面的大褥子,再在褥子上面铺上蓝白相间的土布单子,放上同样土布缝制的,装着荞麦皮的枕头,一切收拾停当,就过去抱起三妹鸽子,催着二妹喜鹊到铺上睡觉,然后自己再去洗。她总是喜欢自己动手,只是让母亲帮自己洗后边,洗完后,哆嗦着穿上干净的短裤汗衫,飞快的跑到地铺上,用自己的夹被裹起来,扭头看去,喜鹊和鸽子也如此,只不过都是抿着嘴看着她笑,一副满足开心的样子,这样安静的等不了几分钟,她们会异口同声的狂喊母亲:“妈,妈,快来讲故事。”母亲总是在后院高声应道:“燕子,关好大门,你先给妹妹讲,妈洗完衣服就来。”

       燕子这会儿不冷了,伸出一只胳膊,指着硕果累累的青枣告诉妹妹,现在不能吃,吃了耳朵会聋的,会像姗娃的哑巴外婆一样不会讲话的。就见两个妹妹的脑袋在枕头上一点一点的,一副深信不疑的表情。燕子又让妹妹看天上的星星,指着连她自己也不搞明白的最亮的那几颗星星,煞有介事的告诉妹妹,天上有个王母娘娘,她有七个漂亮的女儿。两个妹妹就打断她:“在哪儿?在哪儿?我咋看不见?”就听见母亲的声音:“燕子,你听谁讲的这个故事?”   燕子就笑着告诉母亲:“让我背三字经的七老婆,你喊七婆的。”母亲边往下躺边应道:“知道了,以后少去她那里,神神道道的,小心吓着你们。”“妈,七老婆那里有鬼吗?”燕子和两个妹妹同时问。“不知道,我去看她,感觉怕的慌,总之燕子你以后别去那里,快要死的人了,总是有些古怪,会吓着小娃的。嗯?记住了?”燕子虽然好奇,也只能回答记住了......

        后半夜,燕子被妈妈急声唤醒:“快点把被褥往家抱,要下大雨了。”母亲抱起小妹,正在推着睡的很沉的二妹。燕子吓得一个激灵,抬头看天,果然不见漫天的繁星,她首先抱起自己的枕头和夹被,拉起了依然睡意朦胧的妹妹,等母女两刚刚把那些农具扛回家里,铜钱大的雨点已经乱了,昏黄的灯光下,母亲正在天井用铁锨推开挡住水道口的砖头,雨水像是后院压水井出来的一样,顺着房檐的瓦沟,流进母亲放的超大的铝盆里,溢满后由水道流出院外,再流到村东地势低洼的涝池里.....

        “妈,这么大雨为什么没打雷?”燕子问坐在竹床上,眼睛总是望着快溢出天井外的水的妈妈。“一会儿就会打雷的,哎!可不敢下的时间长了,屋子要漫水了咋办?”母亲忧心忡忡的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燕子说。听说要打雷,睡在另外一张床上的燕子,一下子用被单蒙住了脑袋,果不其然,没多大功夫,雷声由远处轰隆隆而来,母亲反而高兴了,说雷电来了,大暴雨很快就会过去的。

       燕子掀开蒙着的脑袋,不解的望着黑暗中的母亲。突然,一阵呜咽的哭声从村东南经过她们家门前往村子西边而去,燕子明显感觉母亲有些紧张,只见她把小妹往怀里搂了搂,也不由的往被单里缩了进去,在隆隆的雷声和呜咽的哭声中,闪电一个紧接一个,照得院外一片惨白,因为厚重的前大门已经关好,母亲为了减少闷热,在夏季一般都不会再关这道二门。而燕子睡觉的木床,就靠在迎门的照壁墙上,静夜中的呜咽声和惨白的闪电让燕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她不敢再说一句话,蒙着头,任被单里边闷热难耐,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燕子终于沉沉的睡着了......

       蝉的噪音和后院那只大红公鸡的啼叫,吵着了三个丫头的好梦,鸽子因为没睡够,首先揉着眼睛使劲哭,哭声唤回了在大门外用铁锨平整因踩过脚印的路面的妈妈,她边进屋边喊燕子快起来,跟着,五岁的喜鹊也被妈妈拎起来穿上背心短裤,姊妹三人好像霜打的瓜秧,个个聋拉着脑袋,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燕子在母亲的催促下洗脸刷牙,喜鹊羡慕的望着老大,心里喜滋滋的想,明年我就六岁了,也会像老大一样有牙刷的,因为爸爸走时已经答应,今年过年回家也给我买一支牙刷和小白兔牙膏。

       牙刷,是爸爸春节前回来带给燕子的,母亲当时有些不高兴,因为除了牙刷,爸爸还让人给燕子织了一顶藏蓝色的风雪帽,在缝纫部给燕子做了一件列宁式的小红花棉外套,而五岁的喜鹊没有,三岁的鸽子更不可能有,那个年代,几乎每个家庭都是老大穿新衣,老二穿半新不旧老大穿过退下来的,老三彻底就是拾破烂的,逮着能穿的就行。

       母亲为老二没有一样洋玩意而耿耿于怀,看着兴高采烈的燕子在爸爸的指导下学习刷牙,一阵阵的冷嘲热讽:“村里几辈子没见过牙刷的人大有人在,好像就你们干净,从小给娃不教好,就知道惯!除了下放的知青戴风雪帽,你看全大队还有谁戴?还列宁装!显摆你家有钱咋滴?”爸爸实在忍受不了,脸一阴:“少胡咧咧,书叫你白念了?讲卫生是个人的事,管球全大队人的腿事!我不过就给娃做了件新衣服,让人织了个帽子,你至于这样?嫌没给你买?那件红毛衣你没看见,还是那两双尼龙袜子不是买给你的?不嫌羞,竟然跟我燕子争。那俩女子还小,穿燕子的旧衣服就行了。”

       母亲当然知道那件红毛衣,只是爸爸没说明,她也不敢肯定是给她的,现在真的听说是给自己的,心里的怒气就彻底消除了,只是她的喜悦没有表现出来,仍然装着一本正经的说:“妈呀!恁红的,我砸穿出去呀?还不叫人笑话死了。”爸爸黠了妈妈一眼,嗯了长长一声,妈妈咧了下嘴,缩了缩脖子眉开眼笑的烧水打鸡蛋去了......

       燕子现在刷牙已经习惯了,也不再因为刷牙而牙龈出血。吐干净嘴里的漱口水,燕子嘴角挂着牙膏沫,拿着小搪瓷杯进屋了,却看见隔壁的三婆坐在竹床边,给正在给鸽子穿衣服的母亲悄声说着什么,看着进屋的燕子,也没回避,燕子断断续续的听她俩好像在说,昨晚大雨中的哭声是村西头因产后风死了没过三七的毛豆媳妇的鬼魂,听到这儿,胆小的燕子吓得直冒冷汗,怔怔的站着一动不动,母亲猛然醒悟过来,赶紧推了三婆一把:“好我的三妈哩,你迷信个啥呀?世上那里有鬼呀,再甭吓唬小娃了。燕子,赶紧洗脸,甭听你三婆瞎说,地里太泥,今儿妈不上工,晌午给你们摊煎饼。你先到后院给咱压两桶清水,喜鹊也帮姐姐去。”燕子明白母亲不让自己听她们讲的话,就半信半疑的和妹妹抬着两只空桶,咣当咣当的走向后院的压水井......

 

梦回故园【原创】 - 渭水若岚 - 渭水若岚的佳苑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